反骨。

深度手癌患者,努力向文画双修进发中。

[达信]关于新年日程

*重温我家浴室二三事特典后的超短小甜饼

*可能会有后续


“就是……那个……嗯……达央桑的新年安排是什么?”鼓足勇气终于还是说出来了,岛崎信长紧张不安地绞着双手,甚至连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问题不出所料地被前辈用巧妙的话语化解掉,岛崎信长在沮丧与失落的同时心里居然还冒出了对前辈熟练控场能力的佩服与赞美。太厉害了啊,达桑。


……等等。我在想些什么啊!!到底!!


明明应该生气的不是吗?!从心底涌出的混乱感一瞬间淹没掉他,无力地瘫在椅子上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却响起了消息提示音。


是line。


来自……


铃木达央。


“笨蛋。”


“那种问题无论怎样都不能在那种场合问吧!”


“真是拿你没办法。”


“新年日程安排表晚一点发给你。”


“记得看。”




没啦hhhh

突发奇想摸的,感觉可能会接一点后续什么的x

【大概不会鸽……的吧x


[达信]蓝雀

铃木达央生日快乐!!

生贺大概有点点草率x

希望食用愉快啦x

(为了表达我的祝福特意卡在11点11分发!)

他看见一只小鸟振翅飞离,落下一片蓝色羽毛。

「小王子走在他的花园里,听见玫瑰花丛中传来小鸟的鸣叫。」

岛崎信长前些天摔折了胳膊。

铃木达央得知这个消息已是小半个月之后。Free!的新一季结束了录制,他们见面的机会也理所应当似的少了很多,就连这个消息传到他耳中也完全是个巧合。

新番的一话录制结束后大家一起去附近的居酒屋喝酒,坐在他身旁的两位正巧聊到这件事:

“说起来岛崎君前几天似乎是摔伤了胳膊?”

“诶?真的吗?可是我都没有听说诶!”

“前两天我想约松冈君出来吃饭,他说他要照顾岛崎君没时间。我问他岛崎君怎么了,他遮遮掩掩不肯说明白,不过从他隐约透露的来看应该是岛崎君胳膊骨折了。”

铃木达央无意识地摩挲着粗陶的茶杯,外壁凸出的颗粒磨痛了他的指腹,像是流了点血。他看着那点血珠愣住了,之后也心不在焉,草草喝了两杯酒就找了个合适的理由告辞。

「小王子走近玫瑰花丛,看见一只血迹斑斑的蓝色小鸟躺在花丛里。」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岛崎信长正在一边看书一边喝睡前牛奶。

“松冈?怎么又回来了?”用左手压下门把手时他还在疑惑,直到熟悉的前辈的脸出现在门外。

“原来摔骨折的是右胳膊啊。”铃木达央绕开呆滞的他踏进屋内,看着干净整洁的屋子淡淡出声,“松冈把你照顾得很好嘛。”

“不是,等等……达桑为什么会来啊!!”铃木达央的表情让岛崎信长没来由地心慌,在门口踌躇半响都不敢往里走。

铃木达央没看他,自顾自找出一双备用拖鞋换上:“因为我知道了,所以我来了。”

棉拖鞋温暖舒适,鞋内还有软软的绒毛。

“对了,来这里的路上我跟松冈通了电话,给他放了个假。他似乎还挺开心的。”

“诶?!”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松冈不会来了。换成我,在这里照顾你。”

“可是达桑你不是还要工作吗?新番的录制工作还没结束吧?”

“我的角色刚巧领了便当,所以接下来的剧情我都不用参与。”

“那乐队呢?十一月份不是还要去中国开演唱会吗?”

“新专才出过,最近没什么事,YORKE.一个人就能忙得过来。”

岛崎信长似是心有不甘,张嘴还想说什么,却看见铃木达央眼神冷冷扫过来,他只得惴惴闭上嘴。

“岛崎信长,你是不是不想见到我?”铃木达央一字一句问他,尾音不再活泼上扬,而是沉重地,一点一点向下坠。

果然是块当声优的好料子。岛崎信长模糊想到,然后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毫不顾忌地冲出来:“是。”

裹在石膏中的右臂居然开始隐隐作痛,一跳一跳地扎着他疼。

“还是因为那个角色?你就那么喜欢它?不过是一部狗血番剧里一个无足轻重的小配角,出场五集就领便当。动画是小成本制作,公司也没什么名气,你到底图什么?”铃木达央忽然发现自己的辩解苍白无力,面对岛崎信长,他根本无计可施。

“但是我喜欢那个角色啊!明明你也知道的!当初我试音被选上我还高高兴兴拉着你去庆祝,为什么转眼你就抢了我的角色?”岛崎信长又生气又委屈,像只落水的小狗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向他。

铃木达央惊奇地发现他根本无法给出哪怕半句解释,甚至连说出的话都像是低声下气的祈求:“……我很抱歉。但你不能赶我走吧?而且松冈估计也没办法再来照顾你,这样吧,我就在这待十天,十天后再让松冈来照顾你,就十天,行吗?”

岛崎信长望着他,面上复杂神色里竟像是掺杂了一点悲哀:“好,就十天。十天之后,我们可以不要再见面吗?”

铃木达央是个非常好的厨师,手艺娴熟得仿佛料理店的主厨。煮好的白米饭包裹住切碎的梅干,捏成三角形状的饭团一个一个摆在瓷盘里。岛崎信长爱喝牛奶,于是灶上摆了小巧的奶锅,随着火焰舐过锅底“噗”地冒出一个奶泡,香甜的奶味弥漫在厨房。

这些东西一般都当作早餐。铃木达央起得早,料理早饭的速度也快,东西摆好在餐桌上,香味飘进卧室叫醒了岛崎信长。

岛崎信长用一只手别扭地梳洗完毕,坐到桌边开始心安理得地享用他的早餐。他是真喜欢梅干和牛奶,饭团吃了有三个,牛奶喝得唇角都是奶渍,铃木达央在一旁忙不迭地劝他吃慢点,别噎着。

岛崎信长一吃完早饭就窝回卧室,也不知道是睡觉还是干些其他的什么。铃木达央想过进去,但后来又放弃了。他知道现在的岛崎信长不会欢迎他这个不速之客。于是他就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用手机和YORKE.交流乐队事务,灵感来了在备忘录里记下几句歌词。干的最多的事还是和配这部新番认识的几个后辈聊天,思考一下中午饭该做什么好。

中午饭要吃正餐,铃木达央做过一次细卷,正宗的寿司米饭,最古老的搭配,黄瓜、金枪鱼加上腌萝卜,外表的海苔用小火微烤一下激出香味来。美味是的确美味,不过岛崎信长吐槽了一次没吃饱后他就再也没做过。后面几天他都在努力地保持菜式不重样,从咖喱鸡排饭到豚骨拉面,从梅子茶泡饭到现照网上菜谱做的中华料理,中午饭做得琳琅满目,吃得岛崎信长心满意足。

下午照旧沉默,岛崎信长回屋睡午觉,铃木达央有时候就坐在沙发上刷手机看视频,低声哼唱着不知名的曲调。有时他去阳台抽烟,一抽能抽掉近两包,直抽得嗓子疼得快吐血才停下。

晚饭从来都顺着岛崎信长的意,就算是岛崎信长要吃垃圾食品他也出门去买。甚至还给岛崎信长买过炸鸡肉丸之类的小食回来消夜。

岛崎信长一般在九点钟去洗澡,进浴室前铃木达央会用保鲜膜给他裹好石膏,然后放他自己进去洗。只有几次岛崎信长想洗头了,他才跟进去。把漆黑柔软的发丝在指间揉搓出绵密的泡沫,再用热水冲洗干净。如此反复两次再涂上护发素,静待一会后再冲掉。

沉默的,安静的。

岛崎信长睡觉后铃木达央会再去阳台,又节制地抽一支烟。YORK.也总会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简单聊过几句,他永远是先挂电话的那一个。

今天是第十天。

气氛仍如前九天一样低沉,铃木达央按部就班地做完了所有他应做的事,一直到晚上岛崎信长上床睡觉。

他走进阳台,半掩上门,点了支烟。

他没有注意到本该在床上睡觉的岛崎信长此刻站在了客厅里,正透过阳台门看着他。

YORKE.正巧来了电话。

隔着一道门,岛崎信长听得不甚清楚,传入耳中的只有模糊断续的字节,什么“高层”“不值得”“浪费时间”。他能分辨出是YORKE.在说话,却完全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

铃木达央一直没说话,只是在不停抽烟。他身边绕上一层灰白烟雾,像是蜘蛛吐出的丝结成网将他裹入。

他终于开了口,岛崎信长终于听到了清晰的一句:

“YORKE.,我只是不想让他受伤罢了。”

临走之前铃木达央去了岛崎信长的卧室,门没关严。他透过那条缝隙向里看时,似乎看见了岛崎信长睡得很香。

「小王子小心翼翼地捧起小鸟,问:“我可怜的小鸟儿,我该做些什么来拯救你?”

小鸟说:“亲爱的小王子,你的吻充满着魔力,它是世间最珍奇的灵药,是世上最美好的宝物。它能使我的伤口愈合。请你给我一个吻吧。”

小王子亲吻了小鸟,小鸟的伤口奇迹般地愈合了。

小鸟见伤口愈合,头也不回振翅飞离。

小王子伤心又委屈,在玫瑰花丛旁掉下了眼泪。」

松冈祯丞是第二天早晨来的,带来了便利店的梅干饭团和冰牛奶。

岛崎信长那时刚刚起床,揉着眼给他开门,窝在沙发上吃饭团的时候居然还颇带了点嫌弃之意:“这个饭团好难吃。米粒硬过头了吧,一点香都没有。”松冈祯丞几乎不想理他,嘴里咕咕哝哝说着不可理喻:“前些天你不是还吃得挺开心嘛!这才过了几天就这么挑三拣四,也不知道哪个家伙把你嘴养得这么叼。”

岛崎信长朝他翻了个白眼,继续鼓着腮帮子嚼饭团,样子像只心满意足的仓鼠。

他们俩在一起倒是有许多话可讲,从近几天的新闻聊到身边八卦,从最近打游戏脸有多黑聊到哪条小巷里的炸串特别好吃……讲着讲着就到了中午,厨房干净得甚至不带些人气。松冈祯丞没办法,只得匆匆出门到便利店买下两盒便当,由店员热好后再带回来充作午餐。

这个时候的岛崎信长已经顾不上嫌弃普通的午餐,对着便当里廉价的炸鸡肉大快朵颐,直到饥饿感终于消失他才闲下来擦擦嘴,开始吐槽起便宜的便当来。

从岛崎信长家离开的第二天铃木达央没去事务所也没去乐队,躲在家里裹着被子蒙头大睡了一整个上午。

中午时分他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太阳穴处的剧痛加上头晕让他恨不得直接一刀捅进去。偏巧这个时候又有人在门口按门铃,尖锐又刺耳的响声直接刺穿鼓膜扎进脑子里。

铃木达央根本不想去开门,但又怕门铃声坚持不懈地骚扰他,当下只能从床上慢吞吞地爬起来,不情不愿地打开门。

“哟。”YORKE.一米九的大个子严严实实堵在门口,“还真回来了?”

他的头顿时更加疼了:“你过来干什么?”

“看你。”YORKE.灵巧地钻进来,把鞋一蹬就往沙发上瘫,“怎么,在那里受了十天的气现在就不想见我?”说着抽出一支烟在指间捻着:“介意我抽烟吗?”

铃木达央狠狠瞪他,语气不善:“滚去阳台。不然我马上就把你丢出去。”他不想再多和YORKE.说话,转身去卫生间洗漱。

YORKE.靠着阳台的栏杆抽了支烟,灰白的雾气在正午的阳光下总是消失得很快,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铃木达央推开门踏进来,YORKE.又抽出一支烟递给他:“万宝路的薄荷爆珠,要试试吗?”他接了,用自己的火机点了火塞到嘴里,牙在滤嘴上磕了一下,咬破了爆珠。

“我最近才抽的万宝路,薄荷爆珠是经典款,感觉上还不错。”YORKE.像是在解释,又抽出一支叼进嘴里。铃木达央吸了一口,冰凉的薄荷香气混着有些热烫的空气汹涌着灌进肺里,像是能洗去所有疲惫和烦恼一样,一下子让他清醒了不少。

“的确还不错。”他眯起眼笑,模样像只猫蜷成一团打着慵懒的瞌睡。那支烟被夹在了他的指间,在一片白茫茫中兀自烧着:“你想来找我问些什么?不快点问吗?”

YORKE.取下那支他含在唇间却没有点燃的烟,在指间转了一下,又把它窝进了手心里。“你觉得岛崎信长会知道吗?”YORKE.看着远处错落的高楼和密布的交通线,一切在正午的阳光下都是丑陋的铁灰色。

东京太拥挤了。

“我不知道。”铃木达央将手搭在栏杆上,“我可能算是比较了解他的人,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还是挺希望他知道的。”他笑了起来,拿烟的手却在不知所云地颤抖:“YORKE.,我不希望他恨我。”

拥挤到所有人都在高楼的夹缝里苟延残喘,像是禽鸟挥舞着几近断折的羽翼追逐光明,却被无处不在的黑暗包裹直至溺毙。

“不过如果我做的事能让他不受伤害,那么他恨我也无妨。”铃木达央仍旧在笑,那支烟已在他的手里烧到了尽头。

YORKE.说不出话来,他看着他手心里那支被揉皱的烟,生硬地转换了话题:“……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去居酒屋吧。”

岛崎信长的胳膊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走向康复,距离拆石膏的日子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天了。

这天松冈祯丞依然准时到他家里,来的时候手里拎了两份热腾腾的关东煮,一看便知是楼下便利店的产物。

“今天怎么没买饭团?”岛崎信长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问。松冈祯丞自己拿过另外一份吃起来:“天凉了,吃点热的对胃好。”

岛崎信长耸耸肩没说话,正埋头吃时却觉得气氛莫名安静下来。

“怎么了,松冈?”他问。

“你知道吗,铃木君正在配的那部番的制作公司的高层,有一位……前些天被拘留了。”

“是谁?怎么回事?”

“似乎是个姓池田的,应该是你去试音的时候最赏识你的那个。有个新入行的小男孩报了警,说是他性骚扰,然后提供了录音作为证据。这个人我听说过,一直就不安分,动过不少年轻声优。但当时大家都没证据,他就一直没被抓住。”松冈祯丞似乎非常厌恶那人,表情几乎是高兴的,“幸好这次那孩子机灵,偷偷录了音当证据,不然还不知道他要到什么时候才会被抓。”

岛崎信长听着听着却觉出一丝不对劲来,“为什么那个小男孩会录音?他这种反应也太快了吧?而且偷偷操作手机明显不太现实,但录音笔……哪个人会天天随身带录音笔?到底是怎么回事?”

松冈祯丞的表情凝固在脸上,转而表现出一种被揭穿的无奈来:“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是我撒谎水平太低了呢,还是你太聪明了?

“我还是从头跟你讲吧。池田喜欢年轻男声优这一点没错,但更重要的是,他最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当初试音的时候他最赏识你,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想泡你。铃木君知道池田这个人的本性,他怕池田动你,所以才下手抢了你的角色,把池田和你隔离开。

“那部番的配音阵容里有几个小男孩类型和你差不多,铃木君怕池田在你这个目标丢失以后再对那几个孩子下手,就找了个时间告诉他们了一些事情,让他们小心池田,最好随身带着录音工具来保存证据。

“铃木君猜得果然没错,池田没过几天就找了一个孩子去他那里,当时就想做一些过分的事情。幸好那孩子悄悄录了音,最后又奋力挣扎,池田才没得逞。

“后来嘛……就和我前面说的一样了。”

松冈祯丞一口气说完,又叹了口气:“这事我还是从YORKE.那里听说的。铃木君他似乎……不太想让你知道来着。”他小心翼翼地说着,同时留心观察岛崎信长的神色变化。

岛崎信长脸色没怎么变,只问他:“松冈,我是后天拆石膏吗?”

松冈祯丞觉得奇怪,但还是回答:“是啊,11月6号嘛。”

11月6号,距离11月11日还有五天。

岛崎信长点点头,没再跟他讲话。

松冈祯丞是在晚上九点半走的,彼时岛崎信长刚刚洗完澡,过河拆桥一样忙不迭地赶他走。

他走了以后岛崎信长反锁了门,走回卧室倒在床上,用完好的那只胳膊挡住眼睛。

……混蛋。

铃木达央今年的生日过得很是平淡,除了手机上雪片一样的祝福短信,也就只有YORKE.一直陪着他。

他们一整天都在乐队。YORKE.拿着铃木达央照顾岛崎信长那些天写下的歌词去谱了个曲,带着点玩笑意味。今早拿出来给铃木达央听,让他唱唱试试,说不定还能收进下一张专辑里当个特典。铃木达央没好声气地骂了他两句,最终还是忍不住对着谱子开始唱歌。

中午YORKE.叫了外卖,是一家挺有名的三文鱼盖饭。送来的时候已经有些凉了,两个人却还是吃得挺开心。

下午铃木达央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打了个小盹,醒过来的时候大概是三点钟光景。他们没什么事情可干,于是两个人慢悠悠地抽了一包烟。这回YORKE.又换了烟,从薄荷爆珠换成了薄荷双爆,还变魔术一样从口袋里又掏出一包蓝莓爆珠。铃木达央混着抽了近十支,最后整个口腔里冰冰凉凉的,充盈着又苦又甜的味道。

后面他俩实在没什么事干,合计着干脆一起去吃晚饭。往料理店走的路上YOTKE.拐去给他买了个小巧的草莓蛋糕过生日。蛋糕做得极精致,层叠的浅粉色奶油上安了几枚新鲜草莓,水嫩甜美的样子。

吃饭的时候他俩点了不少酒,虽说度数不高,但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终究还是喝出了醉意。铃木达央有点头晕,蛋糕在盒子里装着一口都没吃。YORKE.付了账,铃木达央拎着蛋糕走出店门,两个人在地铁口分手,各自回了家。

铃木达央到家的时候约莫是九点钟,虽然他醉得不狠,但要把钥匙插进锁孔还是费了点力气。两根手指捏着钥匙打开了门,进门时他差点忘了把钥匙拔下来。

屋子里黑漆漆的,他一进屋就先关门,再伸手去摸电灯开关,另一只手上的蛋糕还没放下来。

手还没摸到开关,忽然有一具温热柔软的躯体撞上来,抱住他。

蛋糕“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一个带着点颤抖的吻凑了上来。

轻轻的,像是小鸟落在树枝上又很快飞走。

这个吻结束以后,铃木达央听到了轻轻的一句:

“达桑,生日快乐。”

「小鸟忽然又飞了回来,在半空中扑扇着翅膀:

“我去找寻这世界上能够与你相配的宝物作为你救助我的回礼,可是我找遍天空、陆地与海洋,没有哪一件宝物能够与你相配。所以我亲爱的小王子,你愿意接受我作为一件礼物吗?”

小王子破涕为笑,伸出他洁白的双手。

小鸟盘旋着,降落在他的手心。

“我亲爱的小鸟儿,你是我所收到过的最珍贵的礼物。你将成为我的伴侣,我的世界,我的生命,我们永远永远不分离。”」

最后再祝铃木达央生日快乐鸭!!

一只睡着了的相泽三三x
是前两天的超烂的摸鱼x
私心欧相tag
【是梦到了什么人脸才会红呢?

哈哈哈哈哈真的沙雕x
请自动把女性相关词转成男性相关词w
莫名欧相适合这个梗x

惊爆?!
第一英雄深夜约炮性感钢管舞男?!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敬请收看随后由人气主播布雷森特 麦克为您带来的《雄英八卦日报》。

私心欧相tag
其实只是想画消太的细腰翘臀x【小声bb

人生第一张板绘x
我对不起相泽老师【土下座

是给 @康泊 的生贺!
因为有点赶所以有点草率。。。
祝她生日快乐永远开开心心!
第一次发居然被屏蔽。。。
生气
最后
欧相真好吃
感谢食用w

是车。
字数大概3000+
石墨居然告诉我文件有违规内容不能分享。
[明明都被同学吐槽写得太纯为什么还会违规嘞(。•́︿•̀。)]
所以还是走图片叭(*°∀°)=3

一些线稿,都没上色。
后面几P大概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w
希望喜欢[鞠躬]

请求

回来吧。

速水:

發圖發不上,
回文要驗證,
看圖被限流,
創作被圈限,
這樣的改變讓人不得不轉。


半闲鱼:



本来粉就少,热度就低,人就咸


喵喵颜:






希望能注重用户的意愿



排版榜单什么的真的过分,最新的没人刷了新人怎么出头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