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骨。

深度手癌患者,努力向文画双修进发中。

一些线稿,都没上色。
后面几P大概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w
希望喜欢[鞠躬]

请求

回来吧。

速水:

發圖發不上,
回文要驗證,
看圖被限流,
創作被圈限,
這樣的改變讓人不得不轉。


半闲鱼:



本来粉就少,热度就低,人就咸


喵喵颜:






希望能注重用户的意愿



排版榜单什么的真的过分,最新的没人刷了新人怎么出头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终于涂完啦!
有微改(*'▽'*)♪
再祝一遍欧叔生日快乐!













































欧尔麦特略带些沮丧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过生日,他收到了很多礼物。
绿谷少年和爆豪少年送的两个一模一样的欧尔麦特玩偶,八百万少女送的画着他样子的俄罗斯套娃,蛙吹少女送的顶着一个写着“欧尔麦特”的小木牌的绿色小青蛙,甚至常暗少年送的一个刻成他样子的苹果……
但是,就是没有他希望的那个人送的礼物。
他不高兴。
忽然间,一个打着漂亮的黄色蝴蝶结的礼物晃到了他面前。
诶?
欧尔麦特诧异地抬起头,看见那个他希望的人趴在墙头,手中拽的拘束武器下端绑着他想了一整天的礼物。
相泽消太看着红了脸的第一英雄,笑眯眯地开了口:
“生日快乐呀,八木君。”

欧叔生日快乐!
晚自习结束摸个草稿
争取明天上色w

摸几个达子qwq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貌(ノಥ益ಥ)

相泽使我快乐qwq
大概是化学考试时的我了

激情摸鱼。
“天气这么好……要来一起睡觉吗?”
(σ′▽‵)′▽‵)σ

P1大概是猫泽老师的证件照了x
水彩真的很渣。
不过相泽老师还是好看!
相泽消太我吹爆!!

半风停止思考:

小怒羅:

说好的阿斯加德皇室大礼包!新刊+既刊二刷,和新旧两款立牌。

预售地址:☆☆☆☆☆

4~5p是21p新刊试阅(希望大家能在有wifi的地方阅读x)

6p是5p既刊试阅

(划掉)四舍五入等于又吃了26p粮啊!(划掉)

7p是这次钻发抽桨的桨☆品,希望那个命中注定的幸运宝贝能够爱惜她!

钻发抽桨:❤❤❤❤❤  

吃粮不易,限牛骇人,还烦请各位帮忙钻发阔散一下啾咪!

(敏感词到底是哪个!!!!)

[Snarry]Tomorrow is another day

“Hermione,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人?”
“你想起了什么,Harry ?”
“我想起了一盏摇曳的昏黄烛火,有火焰熊熊燃烧的温暖壁炉,沾有墨绿色墨水的羽毛笔,和一个优雅圆滑的签名。”
“签名写的是什么?”
“我记不得了,Hermione。”
“没关系,Harry。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Harry 可能快想起来了,怎么办? Pomfrey 夫人?”
“我也不知道,Hermione。治疗快结束了,他是否能想起来完全靠他自己。”

“早上好,Hermione。”
“早上好,Harry。你有没有想起来什么?”
“被我忘记的那个人,我应该很爱他。”
“为什么 ?"
“昨晚的梦湿淋淋的,我似乎哭了,那个人把我抱在怀里安慰我。他很高,衣服是黑色的,布料柔软,有一股清苦的魔药香气。”
“还有吗?”
“我的额头很痛,在梦里。而且我在梦里还做了噩梦,梦到我是一条蛇。我很害怕。”
“别怕,那只是你的梦,Harry。”
“可是那些梦里的东西不都是我记不起来的吗?”
“……那已经过去了,Harry。”

“Harry 想起他了,来得及吗?”
“不知道。那些魔药果然效力很强。”
“毕竟是出自Snape 教授之手的,不是吗?”

“我又梦到他了。他的背影很有气势,黑色的袍角随着他的步伐而翻滚,隐隐约约氤氲出魔药的香气。”
“那你记起他是谁了吗?"
“……不。但我最后梦到了Dumbledore 校长跌下了天文塔,Hogwarts 里有各色魔力光束交织,好多人,好多人都死了。”
“Harry,别害怕,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Hermione,你最近在看《飘》吗 ?”
“你真会开玩笑。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Harry 的记忆正在恢复,他大概快要记起一切了。”
“Hermione,陪我一起向Merlin祈祷吧。祈祷一切还来得及。”

“Hermione,我不明白,我明明应该死了的。我梦见了Voldemort 向我发射了索命咒,而在此之前我还中了束缚咒,没办法躲避。”
“Hermione? 回答我,告诉我为什么。”
“……抱歉,Harry。今天的探视时间到了,我得走了。”

“我们没有时间了,来不及了,夫人。”
“没办法了,Hermione。我们想想别的办法吧。”

“Hermione,我大概记起来了。”
“嗯?”
“那个我忘记的人啊,他很高,喜欢穿一身墨黑的长袍,他有着一个大鼻子,黑色的中分黑发垂到肩膀,发尾是微卷的。他的头发大部分时间里看起来都油腻腻的,但是我知道那是他为了在魔药蒸汽里保护自己的头发而抹上的保护剂。他刚洗完头的时候,头发蓬松而柔软,洗发水清新的植物香味很好闻。”
“他一直在保护我,从开始到最后。如果我能看见他,无论多远,我都会很安心。所以他总是会陪着我,在大大小小的战役里,冒着他的身份被发现的风险。”
“所以Hermione,我明白了。最后一战里,是不是他帮我挡住了Voldemort 的索命咒? 是不是我们的魔药教授? 是不是……Severus Snape?”
“……Harry。你在哭。”
“是啊,我为什么不哭呢? 他为我付出了一切,而我再也没机会和他相守。明明我对他做过承诺,可到头来现实总会横插一脚让我背弃诺言。”

























“我没有帮你挡索命咒,傻子Potter。”
“……教授?”
“当时时间紧急我来不及给你解咒,只能把你拽到墙后面躲开咒语。然后我才得以给你解咒。咒语一解你就一下蹦了出去,索命咒连着往Voldemort 身上丟,你那群朋友根本拦不住你。后面你光荣地透支了魔力,倒在地上人事不省。醒来后居然还把我给忘了,Voldemort 要是知道你这个救世主这么傻估计棺材板都压不住。”
“那你这几天去哪了? 为什么我看不到你?”
“我上了魔法部的法庭。,画像里的Albus 给我作了证,证实了我的双面间谍身份,不然我现在也没办法站在这里。”
“所以你没死,太好了。”
“所以别哭了,我没死。”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爱你?"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